<video id="8xxy8"><s id="8xxy8"></s></video>
  • <code id="8xxy8"><em id="8xxy8"></em></code>
  • <u id="8xxy8"></u>
    <blockquote id="8xxy8"></blockquote>
    1. 當前位置: 首頁 > 集團動態 > 《2021產業互聯網發展報告》雙線發布會召開——國聯股份董事會秘書潘勇出席并演講

      《2021產業互聯網發展報告》雙線發布會召開——國聯股份董事會秘書潘勇出席并演講

      時間:2021-12-28 來源:北京國聯視訊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

      日前(12月21日),億邦動力“2021產業互聯網發展報告雙線發布會”在北京萬豪酒店圓滿落幕。本次報告由億邦智庫聯合清華大學電子商務交易技術工程實驗室、長三角產業數字化創新中心共同發布,是2021年產業互聯網領域的重要研究成果。


      億邦動力董事長、億邦智庫院長鄭敏,國聯股份董事會秘書、高級副總裁潘勇,農信互聯董事長薛素文,以及一二級市場機構代表出席了現場發布會。



      發布會上,潘勇以《A股案例企業分享:工廠數字化的價值與布局》為題發表了精彩演講,他結合國聯股份在產業領域的突出表現、數智化技術在實際場景中的運用,深度分享了傳統企業在推進和實踐數字化時應該具備的思考邏輯和產業前沿趨勢。


      潘勇在分享中表示,數字化并不是為了數字化而數字化,解決企業和產業問題才是數字化的目標,數字化工作最終的落腳點都會落到數據層面,構成數字化的過程是構建數據的沉淀通道以及數據的獲取能力,產業互聯網平臺實際是天然的數字化服務的落地載體。


      據悉,今年已經是億邦智庫第三年發布產業互聯網報告,今年的報告主題“看見數字化價值”,是在去年“新范式”主題基礎上的升級?!靶路妒健笔状螌a業互聯網具體分為3+1,即網絡協同智造、數字供應鏈、雙能力品牌(智能定制或快反能力)、數智企服四類企業,“看見數字化價值”則首次揭示了支撐產業互聯網高速增長的“產業數字化”價值釋放點。


      國聯作為A股上市的產業互聯網標桿企業,目前正在推動云工廠的數字化改造,已與20余家企業簽署了數字化云工廠合作協議,未來三年還將持續落地一百個數字化云工廠。


      在分享中,潘勇還透露,未來,國聯股份將持續探索數字化工具體系的全面構建和產業鏈生態系統的搭建。對此,潘勇強調,在這個過程中,首先要通過電商交易服務構建信任關系,其次要構建供應鏈數字化服務,再次要深度理解企業痛點問題,逐步解決企業生產經營數字化問題。數字化過程要格外關注企業問題解決,有節奏的逐層推進。


      作為產業互聯網領域資深前輩,潘勇還主動“對話”該領域年輕公司,他認為,產業互聯網企業首先要思考,自己為這個行業解決了哪些問題,帶來了什么實際價值?!澳呐履悻F在沒有利潤,營收也不是特別好,但是如果價值貢獻點精準,就意味著你找到了很好的突破點,只要戰術得當并且執行靠譜,企業就會有很好發展?!迸擞赂爬ǖ?。



      演 講 實 錄


      潘勇:大家好!我記得2019年公司剛上市,還在各路路演的時候,資本市場問我們最多的問題就是為什么只有我們能夠保持這么快的增速。而今天在鄭總這個場合,我們看到,除了我們之外,還有很多賽道內的企業都做的很好,只不過他們還沒有上市而已。


      現在的情況是,一級市場關于產業的融資非常旺盛,不少企業甚至已經進入報備程序。


      9月我去深圳,一個基金經理跟我說,我們只享受到了一個優秀公司的基本面,賽道估值部分的“紅利”基本為零。


      今天在座的各位,在研究產業互聯網企業的時候,一定會面臨復合型知識結構難題。你們可能很了解互聯網,卻不了解傳統企業。我們的業務增長邏輯,在你們腦海中,并沒有一個明晰的模型架構。伴隨著越來越多產業互聯網平臺的上市,這個問題會越來越重要。


      其中有幾點,也是這兩年我跟大家交流中反復提到的話題:什么是產業互聯網?它和電子商務、工業互聯網的區別在哪里?各個部委推出的不同概念到底有什么關聯?


      我在跟鄭總交流的過程中,他有一點說的特別對,就是這個事需要政府從政策層面做好樞紐,然后和我們這些企業一起形成統一概念,才能由上而下形成認知。


      另外,鄭總在報告中提到的兩個概念跟我的認知高度吻合。


      第一,交易是核心。所有互聯網平臺,其實都不可繞過這一階段。交易和資金作為絕大部分企業的核心需求,在某些行業顯得尤其重要,比如鋼鐵。所以,產業互聯網從業者無法繞過傳統產業的固有發展模式、發展邏輯。我們需要依據這個發展模式、發展邏輯去構建自己的互聯網模型。


      第二,數字化。這也是支撐我們戰略體系的重要架構。國聯股份的多多平臺跟很多產業互聯網平臺不太一樣,我們做的大宗原材料電商交易,國際和國內都沒有對標企業。在數字化層面,國內早期SaaS信息化發展,更多關注的是央國企,中小企業甚少關注。我把它分成兩個平臺,一個叫封閉平臺,一個叫開放平臺。


      央國企就是封閉平臺,它是基于自身上下游構建的一套供應鏈管理體系。而國聯的多多平臺是在開放生態中把其他企業放在一起,構建出一套數字化生態體系。這個工作難度更大、需要有明確的抓手和更好價值貢獻體系。


      鄭總報告里的每一個案例上面都寫明了這家企業解決了行業的什么問題。薛總和我在介紹時也會告訴你,我為產業內的企業帶來了什么價值,我們通過什么方式解決這個問題。這就是產業互聯網的抓手和核心價值。


      我也負責公司的投融資業務,我們在看企業的時候最關注,你為行業內的產業、企業解決了什么問題,帶來了什么價值?,F在你可能沒利潤,營收也不是特別好,但是價值貢獻點如果特別精準,就意味著你找到了一個很好的突破點。只要戰術得當并且執行靠譜,一定會有很好的發展。


      今天我要介紹的是傳統企業數字化的推進和實踐,但必須要強調,不同行業有不同模式,我的經驗在我的領域里面有效,但放到其他行業身上未必有效,我只能盡量講一些共性。


      首先,簡單介紹一下國聯的業務。國聯股份1998年成立,2002年做了股份制改造,最早是一家從事工業傳媒的企業,公司針對不同垂直細分行業提供傳媒服務。這段歷史給公司未來20多年的發展奠定了工業基因,國聯后來也沒有脫離過工業企業服務市場。


      2006年我們進行了第一次轉型,轉型的契機叫“窮則思變” 2005、2006年我們面臨了較大規模的收入下跌,2006年就大力效仿阿里的1688,推出國聯資源網,我們統稱為1.0的B2B信息服務模式,收入來源依靠廣告費、會員費、會務費等,這件事一直做到理在,但在2013年就進入了瓶頸期。


      其中,2011年是一個插曲。 .


      當時開始提互聯網+,為了推我們的互聯網線上會員業務,我們也做了一個企業互聯網+服務。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發現,很多企業特別認可互聯網和數字化,希望我們可以幫他做一些內部數字化工作。 后來我們成立了一個技術團隊,專門負責企業內部信息化?,F在我們大量的SaaS源代碼都是那時候積累的。 2013年,公司增速開始下滑,我們感受到,1.0模式的天花板已經到了。當時覺得企業長期這樣就是在等死,也找不到彎道超車的機會和可能性。所以2013年,我們開始二次轉型;2014年年底成立了涂多多平臺。 2015年正式邁上了快車道,這里也有一個契機,當時在新三板融了兩億多,讓我們支撐了早期數據難看的階段,直到2019年,實現了上市。 雖然在2019年7月30日上市,但是我們仍然定義自己是創業早期企業。


      我把國聯的發展階段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交易謀求產業話語權”,第二階段是“以數字化謀求更高的競爭壁壘和產業話語權”,第三階段是“以數字化謀求產業話語權”。 以涂多多為例,其鈦、醇、樹脂為三大品類鏈,其中鈦板塊,我們從鈦白粉起家,現在延伸到整個鈦化工鏈條。除了最上游的礦和最下游的成品系列外,任何企業在我們生態里,身份都是重疊的。


      我們跟企業的黏性是從兩端構建的:既是他原材料供應合作伙伴,又是他產品銷售合作伙伴。這種黏性非常強,這個優勢對數字化的推進也極其有效。你可以跟他構建強信任關系,可以大大提升數據獲得能力。


      數字化的最終目標是數據。想要實現這個目標,必須提供多元化服務,推動企業間的合作黏性和信任度建設。只有這樣,他們才能接受你提供的數字化解決方法。


      你跟他沒有任何服務層面的聯系,一上來就提數字化解決方案,實踐中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是很難接受的。


      數字化不是為了數字化而數字化,最終都會落到數據層面,構成數字化的過程,其實是為了構建數據的沉淀通道以及數據的獲取能力。


      數據為什么重要?我們認為,未來的產業一定要圍繞數據運轉。在這個前提下,能夠對產業核心數據資源有足夠服務能力的企業,才能成為產業運轉的核心。


      我們認為,產業互聯網平臺實際上是數字化服務的落地載體。


      產業里面分很多角色,有專門做數字化工具的,無論是SAAS類的還是信息化企業,他們的強項是技術開發。但這類產品在落地時會遇到一個問題:每一個垂直產業都有自身的邏輯特征和產業認知的知識體系框架,如果你對這個產業不熟悉,就意味著你的產品很難適配這個產業的需求。

      一個通用型軟件想在企業內部被深度使用幾乎是不可能的,為什么產業互聯網平臺能夠實現產業互聯?因為我們是基于對傳統產業的足夠理解和復合型知識結構,不然也不會看到產業的根本問題,同時也很難結合互聯網和新技術提出好的解決方案。


      我們能夠幫助合作伙伴,進行行業專業知識的架構搭建,讓他了解產品和企業需求間的實際差距,幫他搭建好完整體系,充當“系統集成商”的角色。這是因為,我們懂傳統產業也懂技術,可以做好銜接;


      其次,因為我們有了這些服務體系,已經跟企業間構建了強信任關系。


      當你已經和企業構建交易合作關系,你跟企業提及做供應鏈數字化改造,從產銷流通、貨運到倉儲全部管理起來,企業接受起來就容易多了。因為他知道這套東西,能夠切實地提升他的管理效率。


      而當你幫他做了供應鏈數字化改造之后,所有傳統企業都會有擴張的欲望,一是要內部管理效率提升,二是要新開一個廠,或新加一條產線,當然還有更多。


      如果外部要擴產,你有一個全新的基地可以從頭開始落地數字化,這會更加容易,那個時候你去要求他,比如通過信息化、數字化的手段提升工作、管理、生產效率,他都很容易接受。


      最后是要搭建一套盈利模式,把數字化融入交易。


      數字化推進工作方面,我們現在的主要戰術就是“云工廠”,緣起是因為我通過產銷合作,對供應鏈形成了更強的綁定。另外,我們有一套PTDCloud工業互聯網解決方案,通過數字孿生的方式,將生產流程在數據端進行完全模擬,未來還將通過人工智能或商業智能的介入,讓所有工藝流程搭載這套系統。


      在做的過程中,我們有幾點體會。


      (一)切入點


      第一、切入點也叫信任關系,前提是他對于你足夠信任,愿意接受你的方案,并且愿意把數據提供給你做分析,所以第一點就是,要構建利益共同體關系。


      大家都知道在平臺上集采一定便宜,但為什么沒有一上來就把所有采購都放到平臺上?這是因為,長期穩定的供應鏈信任關系很難打破,信任關系構建需要時間。


      第二,要優先構建供應鏈數字化服務,因為這與交易密切相關。而且交易需求一定是中小企業最強的需求。


      第三,要深度理解企業的痛點。你一定要對企業有足夠充分的理解,并且你做的方案對他有幫助,才能打動或說服他。


      (二)節奏感


      數字化一定是逐層構建的。一上來就給企業推又大又全,覆蓋數千項功能的數字化解決方案,企業只會發懵。數字化一定是逐層推進,而且要基于企業實際需求逐層構建。


      舉個例子,旺季時間大批貨車入庫,原來的模式是,司機把身份證件、提貨單給門衛,門衛用大喇叭叫名,叫到誰,誰進去?,F在我們做了一個App,叫“排號通”,車輛距離工廠5公里之內就可以用該程序自動排隊,攝像頭直接拍攝入廠、裝卸、過磅,極大地提升了旺季時候的裝貨效率。


      另外,我們還做了一套數字化檢測設備,把貨品檢測時間由原來的三/四小時降低到20/30分鐘。檢測結果上系統后,檢測報告與貨品綁定,客戶可在線搜索溯源??蛻羰盏截浐鬅o需二次檢測,提高了交付效率,降低了信任成本,提高了交付效率,這對于整個產業的運轉效率都有幫助。


      除此之外,我們還針對能耗做了數字化改造。這是因為,很多企業只知道自己的能耗,不知道產業的平均能耗水平是多少。有了這套系統后,企業能夠知道自己位于產業的哪一能耗水平。


      (三)執行力


      生態建設,要跟合作伙伴一起推。雖然目前供應鏈都是我們自己的知識產權,但包括檢測、能耗方面的數字化改造,我們是通過合作的方式實現的,這也包括未來的廠區安全檢測。數字化生態建設對于平臺而言還意味著,要有人跟你一起合作。因此,執行力在合作過程中也十分重要。


      (四)規?;?/span>


      產業化推進,要基于定制化。


      為什么企業不愿意定制化,因為定制化意味著只能在一個企業落地,投入成本就會變得非常高。但對于國聯而言,在同產業生產的產品,做了定制化改造后,意味著定制化的改造成本可以分攤到幾十家企業。


      但有一個前提,就是你有能力在產業鏈中實現全面推進。而國聯天然具備這個能力,因為我本來就與產業鏈企業構建了合作關系。我在一個企業做到,當然可以在其他企業同步推進這個事。這種規?;瘜τ谀愕暮献骰锇閷崿F盈利和降低成本就會變得有意義。 我們現在已經開始嘗試,在產業鏈內各環節找了一家企業進行數字化改造。未來希望通過數字化工具的搭建,在物流、資金流、信息流各層面,實現互聯互通。


      另外,在封閉生態環境內,大型央企其實有很多話語權和能力。但是在開放生態里,大量企業也需要有這樣的平臺和工具幫他們實現互聯互通,這個也應該是產業互聯網平臺做的事。


      因此,我的總結是:數字化決定未來。


      謝謝大家!
      又污又爽又黄的网站,国产亚洲精品线观看不卡,老司机精品视频,日本特黄高清免费大片